“要影響一半以上的教科書,才能夠有一點點的影響
不追求當那個完成的人,只追求帶起這個東西然後改變”

「教科書改造計畫」陳慕天

我們在募資平台上知道您在做台灣美感教育的募資行動,
想請問慕天對台灣的美感教育有什麼看法呢?

台灣的教育被切割得太零碎了,讓很多人覺得我今天是念理工的,美就不重要。我覺得這件事情非常嚴重,我們確實有很多很厲害的設計師,可是往往因為業主不採納、消費者不買單、政府部門不懂,導致台灣有很多東西是做不起來的。

我曾經參與YEF計畫,當時YEF送我們去丹麥、英國跟倫敦,剛好題目是設計產業,然而就算是歐洲的科技產業、醫療產業,都在談設計。所以你會發現那邊的企業非常重視前端,設計思維也融入生活之中,你不覺得他們很刻意、很專業,那是人人都會的東西。

參與這項計畫的另外幾個夥伴,當時他們都在歐洲當交換學生,有的人去荷蘭,有的人去瑞典,而我去丹麥參訪。我們好奇歐洲人怎麼這麼厲害,連穿衣服都這麼有品味,是不是經過特別的教育?他們回答沒有,因為他們就生活在這樣的環境裡。我們都太講求速成了,以為來上個幾堂課你就會了;但事實上,上課一小時的效果,都比不上在這樣的環境待上一年,我們才發現,讓一個孩子耳濡目染才是最好的學習方式,所以我認為台灣美感教育也應該像這樣子,更普及、更全民化。

歐洲因為當地環境,對創造力與美感的啟發是非常旺盛的,
那麼台灣美感教育不足的地方在哪裡?

我覺得可能真的跟我們發展歷史有關,台灣的歷史這麼短,一開始追求的一定是科技,接著慢慢地才是人文、藝術、生活,所以我覺得只是目前在這方面投入得還不夠多。比如現在我們是其中一個做教科書改善的團隊,讓教科書變更好,另外還有「都市酵母」,他們讓環境與空間變更好。我覺得必須要長期在各方面累積,才可以達到像歐洲環境教育那樣的程度。

您的團隊在什麼樣的機緣下,想到使用教科書作為切入點呢?

我們想了很多我們覺得可以更好的地方,不論是建築、廣告……,但後來發現都是些自己沒有太大能力去改變的事情。

也許是理工背景的緣故,讓我們變得比較理性一點,我們計算孩子一天花了多少時間在哪些事情上。孩子在十八歲以前幾乎都在念書,白天在學校念書,下課後在補習班念書,一天到晚都在看書、看書、看書……,我們就想說教科書或許是很棒的媒介,因為你沒有時間去美術館,那我們至少先讓書本變好看。

那除了小孩,有其他題目的選擇嗎?

需要被解決的問題有很多。舉例來說,台灣或許需要一個沒有科系的學位。台灣的小孩在上大學期的18年都沒有碰過任何科系的東西,他也沒有時間去發現自己的興趣,所以你上了大學就還是一樣懵懂。或許我們可以創造沒有科系的學位,讓某些學生可以自由發揮創造不一樣的道路。

怎麼會想到要用Flying V?募資平台對計劃的幫助是?

因為Flying V是校友開的,自己又曾經在那裡實習過,是個友善也比較熟悉的平台。
募資平台的幫助非常大。第一個就是錢,我們那時候還想,反正沒募到錢就自己出嘛,很感謝後來成功募到資金。第二個是曝光,曝光讓我們獲得更多資源,很多人除了捐錢,還願意提供後續幫忙;有些記者透過募資網站找到我們,報導讓更多人知道我們的理念,獲得更多人支持,後續的影響力更大。

執行計畫時有什麼窒礙或困難嗎?

每個階段都有每個階段的難題,因為這是一個很幻想的計畫,一開始沒什麼人會理你,沒有人會相信你,所以第一個困難就是誰要理我、誰要相信我?就算透過關係找到設計師,設計師也不理你,覺得你好像只是說說。

後來透過輾轉介紹找到一個班級願意嘗試合作,之後,我們再去找設計師,「你看有一個學校要合作喔,這是一個Project。」但是後面又有更多問題,錢在哪裡?要怎麼印?出版社的要求是什麼?我們要怎麼跟他們合作?……

有沒有一個環節讓您差一點有想要放棄的念頭?

好像沒有欸,因為從頭到尾就很熱血啊。

其實我們心裡都知道有失敗的可能,但就當作沒這回事,做到哪一天真的做不下去再說。之前我們遇上沒有錢的日子時就找贊助,這樣一步一腳印走著。目前還沒有遇到真的要放棄的時候,搞不好之後吧,應該不會啦(笑),應該會堅持下去。

event2

合作過程中是怎麼跟參與的設計師溝通聯繫的呢?

由於我本身不是專業背景,也沒有付錢給設計師們,所以真的很不容易去領導團隊統合他們的意見。整個計畫執行下來最大的體悟,就是要找到一個真正懂設計的人,來統籌整件事情,而不是我,因為在現實狀況下我沒辦法真的很好的與他們溝通。

請問教科書改造計畫之後的方向是什麼?

最初我們以為要推動這項計畫,只要說服出版社就夠了。後來發現出版社都很有意願,也很有心,卻在教科書審核的過程中遇到困難。因為負責審核的老師都是該科目專業,而非設計藝術背景,對排版跟美感的想像比較侷限。所以可能我們下一步是要努力去說服教育部,畢竟去年是美感元年,應該把美感考慮到教育部所有的課程規劃和教材之中。

過去有個很奇怪的現象,美術老師在台上說講的口沫橫飛,說美感很重要。但一走出美術教室,其他老師卻跟你說美完全不重要。一個體系之下每個領域被切割得很開,到底什麼重要什麼不重要?

最後就是期待能找更多設計師加入,大湖國小實驗的結果是學生用完已經很開心,當做寶貝珍藏,他們一直在喊:我要數學我要社會。孩子們是希望有更多變化的,所以我們的下一步,就是找更多設計師和插畫家去實驗,並向教育部證明這是重要的。

interview1

問:除了聯絡方面外,教科書第二版有預計想要改進的地方嗎?

答:無論教育或美感,學習變好玩才能刺激孩子想學的慾望。如果你畫的東西剛好小朋友喜歡,他們就會想學習。
不同年齡層中喜歡的類型,所以希望第二版朝能針對多元風格去做差異,刺激不同孩子的想像。現在風格稍微偏單調。

美感並沒有美醜的定義或好壞,但我們可以給他們更多東西,就像一間美術館不會只有一種展覽一樣。同時在孩子的發展過程中不管是圖像、色彩、文字,應該要有很多論述跟實驗基礎在背後去支持。我們現在也開始研究這些東西,後續會慢慢加進去的。

問:這次的專案執行下來最讓你感動的點可以和大家分享一下嗎?

答:當你發現小孩子其實看得出美醜真的很棒!我們以前真的不曉得小孩子知不知道。但他們看得出留白,色調,儘管他們沒辦法表達配色,但他們講得出哪裡好哪裡不好。

其實孩子們都懂,這是件值得讓人欣慰的事(笑)。

相關連結:
美感教科書計劃 on flyingV

對設計募資有興趣嗎?

孩子就是自己的設計師:Design For Change
設計師的社會參與:5% Design Action
台灣都市想像-器研所
從設計改變國小教育: 教科書美學計畫

About

「設計思」是一個設計社群,致力於設計交流,希望可以藉由思辨以及創作中,找到「個人的設計觀點」。藉由網路和實體的活動,去創造一個討論設計、創作的一個群體。 假如你喜歡做設計,也喜歡想一些事情,歡迎來看看我們。

Contact

設計思/設計社群
DesignAct/Design Community
hello@designact.tw 0953775691(Nicholas)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