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A3尺寸製作的東西放大到10~15公尺的投影幕上時,會和看著近在眼前的東西感覺非常不一樣,變動文字的行距也和靜止文字的行距完全不同。再者,收束在自己視野中的電腦螢幕中,和必須不停用眼睛追逐的投影幕中,就算某樣東西以相同速度移動,體感速度也十分不同。在投影幕上觀看會感覺快很多。記住這種感覺是做這項工作最為重要的幾件事之一,我一開始也不停地失敗,花了10年左右才終於體會到的。

赤松 陽構造 × 大島 依提亞 對談

目前東京國立近代美術館電影中心正在展出『赤松陽構造與電影標題設計的世界』。『Dolls』、『水男孩』、『橫道世之介』等,每個人一定都曾見過其作品,現代電影標題設計的第一人・赤松陽構造先生,在集結了其龐大作品群的本展會場,與設計眾多電影文宣的平面設計師大島 依提亞一起挖掘赤松設計的秘密。

Text: 原田優輝

成為標題設計師的原因

大島:我第一次注意到赤松先生的工作,是在黑澤清導演的『CURE』。我還記得看到細膩地處理片尾字幕的作品時,像洋片一樣的處理手法也終於在日本電影界出現了的那份吃驚的心情。前幾天看過了您的展覽,再一次為令人暈眩的龐大工作量與高品質感到吃驚。雖然我也從事電影文宣品相關工作,但與文字的大小以及位置固定的印刷品設計不同,在螢幕大小不同的電影世界中,文字也有其獨有的限制吧。

赤松:嗯,我本來是想當攝影師的,但設計電影標題的父親去世以後,就突然繼承他的工作了。當然在那之前從來沒學過設計,於是我先從照相排版開始學起,但在投影幕上小字會變形,明體系列的文字因為橫筆畫較細,有時會消失,所以細的部分必須特別自己加入橫線。

title01

大島:赤松先生的工作大多以手寫題字成為眾所矚目的焦點,但在『不滅之男 遠賢對日本武道館』的片尾字幕中,以Gothic為基底的原創文字,歌名一首一首地寫,每一首都好美呢,我覺得這個絕對應該字型化才對呀(笑)。幾乎已經是開發新字體的工作了,況且這些全部都以手寫方式製作十分辛苦吧。

赤松:很辛苦啊(笑)。如果用現有字型,就會出現不對勁的地方。因為我覺得依據文字組合每次都必須有所不同,自己寫的時候不太會有字型的感覺。比如說『八重之櫻』的片頭字幕也是一個名字一個名字寫出來的,就算只看「子」這個字,每個也都長得不一樣。因為這是和選用Gothic或明體等現有字體不同的作業,也會有不停重複寫一個人的名字寫好幾十張,直到寫出好看的字為止的情況。

大島:從用毛筆或竹筆寫成的題字,到對我們而言幾乎就像原創字體的文字這點,在廣泛的意義上,赤松先生非常地講究手寫文字呢。

title01

title01

赤松:我經常拚命設計與電影相合的文字。在我剛開始工作的時候,正好是出現ATG電影等挑戰現有價値觀作品的時期。要做出與那些電影相合的文字,用理所當然的寫法製作出來的東西是絕對和作品不相容的。從那以來,就打算用各式各樣的手法與道具來寫各種文字了。

大島:現在的日本有多少人像赤松先生一樣,專門做電影標題設計呢?

赤松:製作合成動畫的人有時也會做標題設計,但好像幾乎沒有專門製作標題的人。日本電影一年內大約會出個400~500部,但自從數位作業普及以來,平面設計師和其他許多人都能接觸到電影產業,因此現在是只從事跟標題相關的工作會相當困難的狀況。

title01

堅持手寫的理由

大島:最近我反而經常使用照相排版,請照相排版店幫我打字。我非常喜歡「粗Gothic體B1」之類的照相排版字體,認真卻少了某些地方的氣質。最近以古典的明體為樣板復刻的數位字型也逐漸增加,赤松先生有特別喜好的字體嗎?

赤松:在照相排版時代,開發了一個在電視使用的「石井橫太明體(YM明體)」,因為這個不需要自己加入橫線,也經常在電影中使用。現在雖然也會使用MAC,但幾乎沒有讓人覺得不錯的字體。果然以類比方式製作的字體,和數位化製作的字體有著非常大的差異呢。

大島:儘管現在只要用CG,就可以不需要仰賴攝影讓文字動起來,逐漸數位化的時代也有許多隨之消逝的東西呢。

赤松:我也這麼認為。像是『談談情跳跳舞(Shall we Dance?)』的題字,是事先寫好的文字一點一點擦拭掉,一格影格一格影格地拍攝。把這段拍攝反過來播放,就會變成在投影幕上一筆一畫寫出標題的樣子,但準備以及拍攝各要花費一整天,再將它拿到顯影館加工,到實際上可以確認效果差不多要花上10天左右。這麼花時間的東西當然不允許失敗。現在這樣的作業只要用電腦就能輕易的完成,萬一失敗了也能輕易地復原。但是,什麼都這麼輕易的話,人們就會變得什麼也不去思考,也變得無法真正的全心全意做好一件事。

大島:『談談情跳跳舞(Shall we Dance?)』的標題在筆畫轉彎的部分筆跡的速度也會改變,如果用電腦做的話就容易做出速度一樣的東西。像這樣細微的部分也反映出手寫的感覺呢。還有,特別是電影的題字,因為有必要將作品的個性與故事凝鍊起來,手寫字的重要性就顯現出來了呢。

赤松:所謂的電影是會聚集幾十人以上人群的高原創性的東西,至於題字我認為基本上還是手寫比較好。設計題字的時候,必須考慮電影的「顏色」。一邊想像這部電影適合什麼顏色,一邊設計文字。還有,出現在投影幕上的東西基本上幾秒後就會消逝,因此比起細微的細節或其他的什麼,做出有力量的文字會更有說服力。在這層意義上也顯示了手寫是較好的選擇。因為和沒有時間限制而能反覆觀看細節的印刷品不同,電影是不停變動的。

大島:我有時也會設計片尾字幕之類的,但是到現在都還抓不太到投影幕的感覺。儘管姑且用電腦模擬了文字流動的速度,還是經常有用投影幕觀看毛片時和在電腦上看到的印象完全不同而感到羞恥的時刻(笑)。投影幕沒有大小的概念,在這次的展覽裡赤松先生也特別指定了以0.5mm的影格一個一個流動的方式展出,讓我覺得非常新鮮。將設計以時間軸的空間來思考的感覺,對我而言非常的不可思議,大概是和平面設計完全不一樣的特殊領域吧。

赤松:用A3尺寸製作的東西放大到10~15公尺的投影幕上時,會和看著近在眼前的東西感覺非常不一樣,變動文字的行距也和靜止文字的行距完全不同。再者,收束在自己視野中的電腦螢幕中,和必須不停用眼睛追逐的投影幕中,就算某樣東西以相同速度移動,體感速度也十分不同。在投影幕上觀看會感覺快很多。記住這種感覺是做這項工作最為重要的幾件事之一,我一開始也不停地失敗,花了10年左右才終於體會到的。

與北野武導演共事

大島:赤松先生也參與其中的北野武導演所指導的『那年夏天,寧靜的海。』也讓人非常印象深刻。雖是部幾乎沒有情感上振幅的電影,在結尾那個標題出現的瞬間卻讓人感動落淚。

赤松:這個標題的用法也讓我十分驚奇,這就是北野導演的才能啊。看到這一幕我覺得真是天才!老實說以電影標題維生的我來說,真的覺得輸慘了。

大島:同樣地北野導演的『菊次郎之夏』,也讓我感覺到標題設計與電影演出本身結合在一起。請問您平常是如何與導演溝通的呢?

赤松:有許多不同的做法,但就『菊次郎之夏』來說,北野導演一開始並不打算以繪本日記表現。我一提議說,連續鏡頭裡再多一些分量會不會比較好呢?於是,在翻閱著繪本日記的畫面中顯現出標題,成品也令北野導演相當滿意。也有像『Dragon Head』那樣,開頭的兩、三分鐘整個交給我負責,其中的設計與構成等一切都由我來決定。大家可能會認為全權交給自己處理比較輕鬆,但這其實是相當困難的部分呢(笑)。

大島:確實如此。我原本也以電影為目標,偶爾會有人叫我設計標題,我卻經常誠惶誠恐地退縮下來。在這層意義上,也與我們親手製作的文宣品設計不同,而是在電影本身中溶入自己的設計,讓我再一次感到讚嘆啊。

title01

赤松: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優勢。對從年輕時長久在這個領域工作至今的我而言,果然電影是導演的作品這樣的意識非常強烈。因為就算我能有像索爾·巴斯一樣藝術的表現,如果那能和導演的作品相合的話就好,如果不合的話,反而有可能會破壞這部電影呢。

大島:因為電影本身有它自己的節奏呢。

赤松:所以我最近特別在意在電影院快節奏的預告片或廣告增加的狀況。如果觀眾適應了這樣的速度,萬一之後上映的電影是慢節拍,儘管是節奏感良好的電影,卻會看得很疲倦。

大島:我懂。最近在電視中播出的廣告在電影院上映的情況也增加了,電視和電影節奏感不同感到有些不合適。話說回來,在這次的展覽裡,能夠仔細觀看平常數秒間流逝而過的赤松先生的標題設計,想請問您原稿全部都還保存著嗎?

赤松:這次展出的就幾乎是全部的原稿了。早知道有這樣的機會就會留更多下來了(笑),因為最終成為電影的東西會變成我的作品,原稿老實說不是太重要的東西。比方說書法家選用墨的時候會非常講究,我的話因為墨本身並不會變成作品或商品,因此比起細微的顏色差異,對我來說筆刷的柔暖度和順暢度更為重要,就算是『BROTHER』的原稿,也只是拿起手邊的羊皮紙寫下的東西罷了。如果說到『HANA-BI』的原稿,當時一直覺得就是應該丟掉了。

大島:太可惜了(笑)。下次請務必讓我拜訪您的工作室,拜見更多作品!

title01

Information

TYPE Q&A

Q. 你最喜歡的三種字型是?
赤松. 寫研BM・EM・BG(都是照相排版文字)
大島. 喜好有時會依據工作内容改變,最近流行的是Akzidenz Grotesk Medium、Le Havre Layers、朝日新聞明體 R。
Q. 有”衝動購物”下的商品嗎?
赤松. 有著自己手寫字的商品
大島. 書籍『怎樣解題』喬治·波利亞・著、柿内賢信・譯
Q. 自己是哪一種字型?
赤松. 因為太過零散,不像字型…。
大島. 粗Gothic(差不多想離開這種印象了)
Q. 如果要寫遺書想用什麼字型呢?
赤松. 當然是手寫。
大島. 忙著開發新字體結果一直死不了。
Q. 對你而言文字設計是?
赤松. 傳遞想法的手段。
大島. 首先從頭開始規劃。

title01

赤松 陽構造(左)
1948年生於東京。1969年承襲驟逝的父親開始電影標題設計的工作,至今已有400以上的作品,為現代日本電影標題設計的代表。日本文字設計協會會員。獲頒第66回每日電影競賽特別獎,文化廳電影獎[電影功勞部門]。

大島 依提亞(右)
1968年生於栃木。東京造形大學設計學科畢業。以電影平面設計為重心,也參與美術展覽文宣品、書籍等的設計。主要作品有『鴨子食堂』、『眼鏡』、『百萬圓與苦蟲女』、『南極料理人』『愛在彈指間!』『西野恭弘的戀愛與冒險』『命運決勝點』『溫心港灣』『泡沫人生』『童年幻舞』『雲端情人』,並著有『水果明信片書』等。

※圖文轉錄及譯自TYPE官方網站:http://type.gs/
※『赤松陽構造與電影標題設計的世界』展:http://www.momat.go.jp/FC/titledesign/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