欸畢業了,打點心得吧。 讀設計系大家應該都會有種「不知道未來」的茫然吧,也因此似乎在其中也不得不去嘗試一些事情,我們找了一位大學做了一堆有的沒有的成員寫了篇心得,也許有空可看看:P。

想想旅程的開始,其實也沒甚麼偉大的理由,「把東西做出來」的成就感和喜悅,讓自己很篤定要走上這條路,就儘管那時候已經聽說很累很辛苦,但在純粹的熱血前,卻也阻擋不了自己。 老實說那時候雖然想做設計,但其實也沒辦法回答,自己是不是有天份、自己有沒有能力,也因此我記得我在開學前做了一大堆的準備,表現技法、繪圖軟體、設計概論,到最後還整理了篇準設計生的準備建議,其實做了這麼多也只是因為對於未知的害怕而已。

我自認在設計系學生中算是相當認真的了,在不斷的嘗試、摸索並且失敗的過程中,不自覺中也學習了不少事情,算起來應該也有三個主要方向。

接案是學習的好方法,但適可而止。

很早就覺得設計者應該要有足夠多的商業合作經驗,也因此很早就嘗試找些合作的機會。現在想想也蠻神奇的,我從大一開始開始有設計案的機會,一開始沒想太多,就只是盡力做好,但在幾年的耕耘下來,也開始陸陸續續有設計案介紹進來,到現在國內外廠商倒也合作了不少,從估價到溝通,中間流了不少血汗,但也好不容易到有了些經驗和歷練。

其實這也是一個蠻務實的方式,去看看自己在別人的眼中自己價值多少。最早開始接案時,總是不太知道價格應該開多少,當然這沒有一定的價碼,其實我覺得只要覺得自己不會委屈就行了,只是到現在我會有習慣的公式:

預估工時×自訂時薪

就自己習慣來說,海報通常估5個小時,網站估1個禮拜,然後再乘以自己的期望時薪,用時間估價的好處就是假如案子被業主大幅修改的話,就比較有可能去談價碼的修正。保護自己的方式也許要做,但尺度如何拿捏在這個階段仍然相當不易。

到現在也才開始意識到,廠商會找學生就儘管會聲稱要「培養新秀」,但其實某個程度上仍是一種cost down的方法,但對於學生來說,仍一種不錯的學習方法,只是這種案子做久了,對於自己的實力其實幫助也會有一個限度,因為設計其實不太容易獲得認可和尊重,在不斷地被修改後,會發現無論用甚麼方法溝通其實都沒甚麼效果,這時候若能遇到一位願意傾聽的業主我想真的會感激涕零,因為也只有這個情況下,才有辦法去拿設計案去做一些更原創和嘗試性的事情。

都是大學生了,應該決定自己學習的方式。

之前聽別人這樣說過:「讀大學的目的,在於找到這輩子持續學習的方法。」 但很明顯的事情是,目前的設計教育基本上做不到這一點。之前看到台大社會系何明修教授的文章很精準的點出這點:

…… 近年來,台灣的高等教育開始走「實務應用風」,各種產學合作、職場體驗計畫,似乎要將大學變成企業的新進人員訓練中心。我個人認為,這是一個出發點良善,但欠缺整體性思考,最終將適得其反的作法。適應今日的業界需求,並不能等同於培養明日的人材。在當前,專業者的工作是不斷地被重新定義的,

何明修,《社會學如何能成為一種志業?》

假如大家有興趣研究台灣各校的設計教育,會發現有種難以置信的均質性,也就是說,我們幾乎找不到每位學生的特色,這點應該從每年看起來差不多的新一代設計展容易被發現。 說穿了,台灣設計教育太過強調技能的訓練,而且操作的題目也相當均質,這點充分的展現台灣產業對於教育的影響。 台灣產業的轉型並不算成功,接連著設計課程的題目為了符合產業需求,也往往有些類同,最後學生開始習慣業界的題目、業界的規定、謁見的現況,到最後卻也好像變得越來越像。 也難怪會有人問: 學校教育扼殺創意嗎?

我認為在這樣的情況下,學生應該要拿回學習的主動權。「我到底應該學甚麼?」 這個問題不再應該由學校解答,而應該由學生去思考這件事情,也只有這樣,才能找到自己學習的意義。

從修課來看,既然沒辦法期待系上課程,應該要自己決定自己的課表。我自己有嘗試在南藝大和樹德科大修課,都是和成大工設個性完全不一樣的地方,學習內容大體為木工、陶瓷和設計思潮。從修了這麼多設計課來看,我認為對我影響最大的大多是對於感受能力的討論,胡佑宗老師的《基本設計》和汪文琦老師的《材質創作與設計概論》,雖然這兩門課程都已經停開,但那些能能鼓勵學生找到自己的設計觀點的課程,往往才是最重要的。

其實同時間,全世界對於教育的想像也正劇烈的翻轉中。 對於設計學生來說,假如不知道PinterestTEDCoursera應該就沒辦法稱得上會利用網路資源了。 其實很有趣的事情是,當你可以在TED聽到所有大師的演講,Coursera修到各國名校的課程、在Pinterst找到自己喜歡的作品,那現在既過時又無助個人開發的大學教育要應該如何改變呢。

學會用別人的話,才有辦法溝通。

工業設計是一個很尷尬的產業,在前面的企劃我們往往沒能力執行,在後端的生產往往也沒有置喙的空間。也因此要學會如何和別人溝通是關鍵。

之前聽到一位前輩說了這句話:「所謂溝通,就是用別人的話,去講自己的事情。」 和一些企管系的朋友聊天,大家也多少會提到,不太知道要怎麼和設計者溝通。其實不只是用字面上的概念不一樣,對於事情的價值觀也有根本的不同,對於管院背景來說,做事情的依歸會是「數據」,對於問題會想先找到評估的方式;工學院往往在意「效率」,解決問題使用技術,這對於談「感性」,遇到問題先找「價值」的設計者實在有很大的不同。

其實把自己放在不同領域的環境,往往警世驚人的效果。 記得在企管系的課程裡面才發現設計其實對於企業來其實不太重要,在成大企管的《創業管理》裡, 整本課本對於產品開發流程裡面,和設計相關的內容僅僅有Prototype和Evaluation而已,然甚至所有設計手法和價值,也不過只是品質機能展開(或稱品質屋)的其中一個項目而已,內容不超過三頁。而剩下內容談的更多是商業策略、市場階段的評估、人力管理、行銷手段、金流和法律的準備,全部都是和設計好像有關但卻偏偏完全不理解的東西。 這時候才發現,一個成功的產品和成功的公司差距之大,是根本無法想像的。

其實現在想想對於這部分的長進,除了修外系課程以外,找到機會和他們合作似乎是最直接快速的方式。以我來說那時候參加TEDxTainan的創立,也真的遇到了各領域的人物,對我影響真的不小。 而且現在台灣也有不少商業個案甚至創業競賽,像是Tic100、ATCC、YEF,每個比賽其實都是很好的機會,而且可以保證以上比賽假如只找設計系同學參加,肯定在第一階段就說再見了,也因為不得不讓自己和不同的人合作,對於自己角色為何、能力極限在哪,才會有更深的認識。其實往往發現,好像會除了設計簡報和包裝以外好像不見得幫得上甚麼忙,這可能會是一個警訊: 面對真實且複雜的問題,設計到底能做甚麼? 這個問題大概也是自己未來十年中,得不斷回答的問題吧。

之後

其實也會逐漸發現設計對於各領域的影響力逐漸增大,我們從創業圈看到了精實創業,程式開發有了敏捷式開發,大家逐漸接受Design thinking的思維,開始在想的是,那身為設計師到底能做甚麼? 而設計產業的未來又長什麼樣子? 其實到處看看,肯定會開始產生出一些見解,而這些結論,也是支持自己走下去的原因吧。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