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底甚麼題目,最適合拿來做畢業設計?」鄧怡莘老師討論時,他覺得重點是,身為創作者,你到底在意甚麼事呢?

IMG_9909去年這個時候正在畢業設計的前期煎熬中。對於任何一個人,選題是一個蠻尷尬的事情。畢竟在甚麼題目都可以做的情況下,選什麼題目,好像都難以決斷。在那個時候我們選了三個大方向,想要經過一些討論能得到一些答案。現在想想在和當時還在成大的鄧怡莘老師的討論,其實影響日後不少的執行,而以下就是當時的討論紀錄。

畢業設計在老師的觀點來說,是要表達「你是怎麼樣的設計師?」。當你把展品放到展覽去,大家除了看展品以外,也要看你是誰。其實這在整個大學教育都應該要做這個嘗試,但在前三年的技巧訓練中,並不太有機會做到這樣的事情,因此畢業設計就是你最後有機會做這件事了。

然而目前的新一代設計展的狀況來說,幾乎都還是「學校教育想要你說甚麼」。高師大可能在人類因素學特別要求,這部分就做的好一些,而實踐對於材質的研究和新型態的應用特別強調,畢業設計這部分也就多了更多。但是你把歷年所有展覽作品的年份塗掉後,其實不太容易分出來誰先誰後。整體來說技術是越來越好了,但都是做別人要求的東西,也難怪台灣只能做ODM了!

表達自己的看法很重要,但是它能被人接受是最basic的。設計行為應該要是入世,老師在之前上課的時候有說過,工業設計是社會主義的。也同樣的,大四做畢設也要同樣顧及前三年學的所有東西,這些都不會因為要表達自己看法而有所改變。

至於題目嘛,對老師來說,這三個題目其實沒有差別,他們的需求也不會因為甚麼事情就因此消失,也都是煩惱人類千百年的事情,假如真的要選的話,應該是選擇最適合讓你們表達的。不然直接把眼睛矇起來射飛鏢就可以決定了。

在真正決定題目前,都像是在談戀愛,談戀愛都是美好的,只有結婚後才會知道它的壞,就趕快死下心吧。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