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假如你和我(還有作者)一樣,對小確幸這三個字有些過敏。

嘿,別急著轉開,假如你和我(還有作者)一樣,對小確幸這三個字有些過敏。

推薦文章→【Wondero】「小確幸」到底在小確幸什麼?

關於作者所查到「小確幸」的來龍去脈,首先引用其中一點:

2.小確幸如何運作?

「生活の中に個人的な「小確幸」(小さいけれども、確かな幸福)を見出すためには、多かれ少なかれ自己規制みたいなものが必要とされる」

《每日五分鐘日語》也翻譯了這村上春樹一行話:「想要在日常生活當中找到自己的小確幸,多少需要點個人規範。」

「馬克思主義的失落後,面對的卻是物質至上主義的世界,以消費力成為衡量人的眼光,此時不禁去想:身為一個人,單純的活著得到的幸福,為什麼不能算是幸福?在追求馬克思主義卻失落的那一代,很多人想著這個問題,在資本主義大獲全勝的時代,還是沒有想出解答,而除了革命之外的選擇,難道只剩下用「消費力」當作人生的指標?除了教條主義式的鬥爭,或是物質至上的消費主義,難道作為一個人,只能盲目跟隨集體的價值觀,無法獨自活出別的『幸福的空間』?」

文中敘述「小確幸」所處的社會樣貌:當傳統帝國主義動搖,社會運動與資本主義浪潮興起,叛逆、解放、種種集群意識底下,卻逐漸無法容納個體單純的價值觀。小確幸所批判的便是這樣的主流意識。作者提及安部工房的「砂丘之女」,表示其在東歐國家十分暢銷,

「因為在馬克思主義盛行之處,常容不下這些單純的希望。」

如今,這個詞彙往往被過於淺化了。部分廣告標語打著小確幸之名,傳達的觀念卻容易讓人忽略這些廣播的意識之於個人應有的獨特性。資本主義發展、以及當今許多均值化的社會演進模式,是不是讓我們不經意忘了屬於個人的自由與聲音呢?

許多人都有自己定義的小確幸,我想文章不是唯一的答案,那一部分是屬於上個世代的。我們需要的是放大自己思考的闊度,如同選擇與塑造自己的信仰:所有的詮釋可以是多元而互相著想與包容的。

「要是少了這種小確幸,人生只不過是乾巴巴的沙漠而已。」-村上春樹《尋找漩渦貓的方法》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