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代設計的時效性都不長,然而老早以前的家具設計卻都很神奇的可以超乎年代地存在著,老設計歷久彌新,也因此令人相當好奇。

person

現代設計的時效性都不長,然而老早以前的家具設計卻都很神奇的可以超乎年代地存在著,老設計歷久彌新,也因此令人相當好奇。前些陣子在南投工藝文化園舉辦丹麥的設計師Finn Juhl的特展,得以一窺那些往往只能在雜誌看到的東西,讓家具痴們大飽眼福。

這位設計師在國內大概很多人不認識,但對於丹麥設計是相當有指標的一位人物。Finn Juhl是丹麥50年代的重要家具設計師,以年代算起來比Y-chair的設計師Hans J.Wenger早一些。他們都在哥本哈根匠師協會(The Copenhangen’s Canbinet-makers Guild)的制度下,得以和技巧優異的工藝師合作,完成出諸多雋永而優美的作品。

fin (1)

以上大概Finn Juhl的作品中,比較重要的幾件,但他最聲名遠播的作品莫過於在聯合國託管理事會(UN Trusteeship Council)的室內設計,因為這個成就也讓Finn Juhl的聲明在國際間聲名大噪。但隨著時光推逝,到了90年代人們逐漸忘卻這位眼光獨到,手法精確的創作者,而後藉由家具商人的投資下,Finn Juhl家具重新生產,人們重新想起他。到了今年正是設計師第一百年的冥誕,也因此各國陸陸續續有相關的慶祝活動,台灣也不例外,因此有了如此的展覽。

在觀看他的作品中,可以發現Finn Juhl可以讓家具相當地「暖」。這大概來自於他很精確的材質配對的掌握。Finn Juhl善用異材質配上木頭,在外觀競合中,讓暖的感受得以被凸顯或搭配出。

002

這幾張椅子的使用的材質都不太相同,在色彩規劃上也因此有不一樣的設定,也精準的拿捏下讓作品渾然一體。除此之外,另外也有像是金屬、塑膠的使用,也是恰如其分。

001

IMG_8979

而除了材質讓人眼睛一亮外,Finn Juhl的造型也相當有意思。可以發現不少作品在扶手處都有細膩的曲面鋪陳,這讓椅子變得輕盈許多。很有意思的是Finn Juhl的椅子被認為有種「漂浮感」,坐在椅子上卻好像懸浮在空中,所以也許也可以這樣說: 他的椅子有種向上的意念。而這種讓家具有種輕盈的操作手法,在外交官桌和茶几,都似有若無地延續的這樣的想法。

003

IMG_8987

椅子設計之難,在於它太純粹,要怎麼把型態合理賦予上去又不顯得鋪張? 有聽過「椅子即結構、結構即造型」,這樣聽起來似乎一切都密不可分,而Finn juhl的作品之所以雋永,就是因為它把這點很好地做到。酋長椅和44號椅都是如此,除了像是扶手的造型重點外,其他部分都很恰如其分地「支撐」,其他部分很恰如其分地襯托出來。它的所有造型細節都在椅子型態架構上很好地被搭配好了。

IMG_8935

004

005

而沙發的作品就太有特色了一點,利用大型曲面量體,製造出種厚實感,讓乘坐者如環環圍繞。而酋長椅雖然造型方式不大相同,但卻仍然能傳達相同的感受。在此同時,對於觀看者而言,Finn Juhl的作品也是很適合從各角度去欣賞的,型態的推移中卻也留有脈絡,一切和一切都有關係。

006

007

從Finn Juhl的作品中可以看出一些風格的展現,但假如只看到這就被囚禁在形式主義中了,畢竟所有結果應該都有一個根本目的。雖然沒辦法透過文獻去了解創作者的意念,但可以如此想像,其實這些作品在討論的是另外一種椅子和乘坐者的關係,從看到的地一刻起,這些椅子看起來既柔且暖,友善地邀你入座,而坐下去後,厚實的椅背延伸到那些精緻的把手上,那種重重環繞,卻也讓人安心……

展覽策展人胡佑宗老師談過椅子設計的困難,他認為椅子設計是能夠看出設計基本功的,因為它探討了材質的應用、結構,也必須考量到人因,最純粹,也最沒有設計以外的干擾。不但必須考慮到支撐、乘坐的基本問題,但卻又沒有太多剩餘的地方可以操弄,因此在設計椅子時,設計者往往就得直接面對「你對於椅子的想像為和?」這種艱難的問題了。
這樣聽起來可能這邊的椅子設計已經不能只是「再做一個椅子」的機械行為了,而甚至更像是討論「乘坐的精神」,那你又是怎麼想的呢?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