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設計的社會責任在近期越來越受到討論和重視,當我們處在時局動盪的此刻,設計思考的下一步是甚麼?

本篇編譯自Dave Algoso的文章: Politics and design thinking: more in common than you think,Dave Algoso現在是社會創新組織Reboot的總監,他們的專案包從紐約的投票體驗,到巴基斯坦的媒體建立,更多內容可以至Reboot看看。

設計思考被認為對於政治議題沒甚麼著力點。其實,設計有相當多的方法以及架構去解決各式各樣的問題──也包括政治議題,我們能夠理解政治必須同時兼顧各方面的考量,也因此在做政治學分析(Political analysis)時必然得去從各種角度去切入,而設計在這部分就有其可能性。

在Reboot的工作中我能夠到體認,設計思考和政治學分析有些本質相同的部分,我們應用了不少設計的原則(當然也有其他各式各樣的觀點)去那些常見的政治議題,包括統治上、資訊公開上或者制度上的部分。

對人的同理心

在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以人為本的精神,在設計中我們通常稱人為使用者,而在政治中以對象、組織成員(constituents)來稱呼之。無論名稱為何,雙方都認同個人是決策的基本單位,也因此會以此為研究的對象。舉個例子,像是設計師設計手機的時候,必須了解使用者使用手機的習慣,像是使用者一整天下來會如何去使用它;同樣地假如要影響政府官員或者各種政治要角,那當然就得理解他們的理解和性為中,到底是誰能夠施壓或者對抗他們。顯而易見的,最重要的是能夠感同身受的同理心

複雜資訊的掌握

另外一個相似點是脈絡的掌握,尤其是在需要從多種角度觀察的情況下。 在設計的流程裡面,在瞭解一個人對於一件產品或者服務中的反應,我們需要依照不同的需求,從心理學、語言學、人類學、生物學等等去切入。在政治分析上也是一樣的,只不過考量的可能是經濟的影響、統治的問題、民眾的反彈、對外的說詞,甚至得考慮到社會的脈絡等等。 兩者都需要在多種觀點找到重點的洞察力,並且考量到找到彼此間的關係,藉由橫向的廣泛思考找到一些結論。

反覆測試、付諸實踐

反覆測試、付諸實踐,對於兩者也相當重要。 在設計中,設計者為了驗證設計,就得製作出不少草模,有一句話說得很好:「每次測試都不斷地失敗,但因為失敗的很快,也因此還是能把事情做好。」對於社會議題上,在需要倡議新的法案時,往往得拋出所謂的「風向球」,去知道知道民意為何,這也是反覆測試,並且放置場域測試的概念。近期有一個概念叫做Problem-driven iterative adaption,比起以往政府主導的狀況,希望解決社會問題從地方開始,以各地不同的條件、不同的狀況進行快速地實踐,最終從這些嘗試中找到未來的可能方向。

務實與分析

無論政治實踐還是設計行為,兩者都得嘗試以一種務實的態度去面對複雜的狀況。 當我們不再以虛無的政治口號,或者不切實際的理想心態,是能夠去讓這個混亂社會找到一個前進的方式。也會發現學術的理論分析在這其中很難站得住腳,當有些人嘗試從理論找到一個答案,對於現實世界往往不切實際,也因此無論政治或設計,更該去面對這混亂的局面。

其實看到這邊,會發現因為兩者間有本質上的相似性,也因此也應該有相互對照的可能。 設計思考可以幫助政治議題的思考,從政策的執行效果到制度的管理。 然而現在的設計思考太過狹隘,對於政治議題大概沒甚麼幫助,也因此我們可以嘗試讓眼界再放大一些。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