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曾經有一次和某位師長談及自己設計的開始:「我的設計經歷是從網頁設計開始的。」老師的反應令人印象深刻:「其實電腦裡的設計其實是沒什麼自由的。」

pp

曾經有一次和某位師長談及自己設計的開始:「我的設計經歷是從網頁設計開始的。」老師的反應令人印象深刻,神情相當輕蔑,然後說:「其實電腦裡的設計是沒什麼自由的。」

其實某個程度相當矛盾,大多數設計師來說,對於從電腦補習班出來的人,總是會覺得他距離設計師還有老大一段距離,但其實學校教育其實也因為技術更新相當看重電腦技能,所以整體來說大家對於電腦技術來說是一種又愛又怕的矛盾情緒中。

而從設計圈來說,尤其檯面上的設計師,我們也不常看到以數位藝術出名的創作者,平面設計有之、工業設計有之、家具設計也很多,但剩下應該就比較少見一些。前一陣子也看到一個TED影片,講者是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的策展人Paola Antonelli的演講,提到她在MoMA裡面展出遊戲被藝術評論家抗議的事情。

其中一位評論家講了一句話相當的直接:「遊戲談不上是藝術,因為他們是由沒甚麼關係的程式碼所組成。(Video games aren’t art because they are quite thoroughly something else: code.)」當然以策展人角度來說,她強調遊戲對於生活的影響力,但也不能否認的是,以藝術來說,數位媒材實在太過依賴程式這件事情,其關鍵就在於創作者本身是不太自由的。 (當然這邊可能會涉及到藝術和設計的關聯性,但我想這兩者的本質上都是創造的行為,而大學的設計教育也應該要以培養學生創造能力為主要目標)。

目前網站的風格大多是由css進行設定,在調整字型、或者div板塊的位置的時候,都有其調整的拘限(1點, 1pt),但就一般平面設計的經驗來說,好的設計者是可以感受到盡可能小的差異,更甚者,像是網站動畫和效果,都相當依賴jQuery這樣的程式語言,在這個情況下,設計會更加的機械化,這些都和自由的創造行為是相當的衝突的。而同樣的狀況也可以在工業設計看到,像是建模終有其限制。

而在學習的路徑上,也逐漸感受有相當強烈的繼承性,也就是說在做設計的時候往往會以自我熟悉的手法、媒材進行嘗試的開端,然而數位媒材的依賴性一旦被建立起來,其實在初期嘗試上就會相當吃虧,就有種遮著眼睛下棋的感覺,我認為這也是電腦對於創造力殺傷力極大的一個部分。

但反過來說,也會認為數位媒材有其可能性,大概有二。

有程度降低了學習門檻

ga

之前有看到一篇文章是設計師自學完全手冊,讓你從零基礎到成為專業設計師,介紹了一些管道和資源去學習網頁介面設計。 其實數位媒材往往都已經強烈的工具化,而工具話雖然限制的創作自由度,但卻也給跨領域學習者一個較為容易的嘗試機會。

每種工具都有其創造性

fd758171c86150bc454191e0bd7be1fa

雖然藝術界比較喜歡畫筆而不喜歡程式碼,但其實也不能否認的是,每個媒材都有他創作的方式。 舉一件自己相當喜歡的作品: “Homage to the square” 是由包浩斯老師Josef Albers所創作,其實會有人誤解包浩斯的去風格化,像是覺得他們只不過把自己當成機械,做一些現在用電腦一下就可以完成的東西,但老實說,我也沒看過有人可以用電腦做出這樣的東西。 這件作品,其實就在探討顏色純粹的互動關係,而這些也是在身體力行下,嘗試出來的產物,這也是一種風格、美感的開發,創造的直接展現。

老實說,到最後也會覺得是不是用電腦學習是個假議題,畢竟無論是藝術還是創造,關鍵就在於創作者有沒有把創造本質放在心中,因為用畫筆也不代表人就比較想法,反過來說用電腦卻也不是不能進行創作。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