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眼鏡線上零售店「Oh My Glasses」,與「W +K Tokyo」一同開辦以字體為主題的眼鏡品牌「TYPE」。W+K Tokyo創意總監的長谷川踏太,談論「TYPE」系列的概念與來龍去脈,以及環繞字體的各種話題。

以字體為題材的眼鏡品牌「TYPE」
Wieden+Kennedy Tokyo 長谷川踏太訪談

吸引目光的眼鏡、太陽眼鏡線上零售店「Oh My Glasses」,與Creative Agency「Wieden +Kennedy Tokyo」一同開辦以字體為主題的眼鏡品牌「TYPE」。我們請到擔任W+K Tokyo創意總監的長谷川踏太氏,與我們談談剛發表第1彈「HELVETICA」與「GARAMOND」模型的「TYPE」系列的概念與來龍去脈,以及環繞字體的各種話題。

Interview: 原田優輝

 type01

 

 

請告訴我們開辦這次「TYPE」系列的來龍去脈。
長谷川:我本身也每天都戴著眼鏡,經常想著能不能讓挑選眼鏡的體驗變得更好。到店裡去試戴,旁邊有店員看著感到不自在、喜歡的鏡框沒有喜歡的顏色、或是戴上了以後覺得不適合之類的。因此,想著就像想展現風格時選擇字體一樣,自己的眼鏡也能自由選擇的話該有多好,於是便和已經在眼鏡流通的做法上挑戰新嘗試的OMG的清川先生、六人部先生,共同創造新的眼鏡品牌。
團隊中發想各種點子的時候,我看了許多有戴眼鏡的人的臉部照片,平面設計師裡也有很多人戴著眼鏡,而且他們戴的眼鏡的特徴,和那個人的風格有共通之處。比如說,細膩風格的人戴的眼鏡鏡框也是細的之類的(笑)。那時候感受到的是,平面風格中的字體,和眼鏡的功能搞不好其實是很相似的。眼鏡同時既是具機能性的東西,又有各式各樣的樣式可以呈現各式各樣的面貌。字體也一樣,就算要傳達的訊息是相同的,依據字體選擇的不同傳達出的模樣也會大大不同。他們之間的實用性與裝飾性的平衡感很相似,覺得這一點很有趣,於是變成了最一開始的契機。

「TYPE」系列中像字體的粗細一樣,準備了「Bold」「Medium」「Light」3種粗細的鏡框這點也很有趣呢。
長谷川:和字體粗細一樣,眼鏡中的鏡框粗細是重要的要素,何況鏡框的外形本身就好像是字母系統的一部分。一點點的微調就會產生很不同的印象。以下是我個人的眼鏡挑選經驗,雖然喜歡眼鏡的外形,鏡框卻有點太粗或太細的時候,普通眼鏡的話,是不能選擇和這個外形一樣,但鏡框稍微細一點的商品。我在思考在這一點上「TYPE」 是否能提供與以往不同的眼鏡挑選體驗。

為什麼選擇「HELVETICA」與「GARAMOND」作為第一彈呢?
長谷川:這次有個前提是,最先發表的模型,要是多數人不會感到違和的造形。在這層意義上,我也在想「HELVETICA」太具王道氣息,是否有必要壓制一下。因為「HELVETICA」是無襯線字體,於是另一個就選擇了具歷史性的襯線字體「GARAMOND」。還有,「HELVETICA」、GARAMOND」分別對應了「威靈頓框」、「波士頓框」兩種經典鏡框風格,在這點上以第一彈發表的模型來說也剛剛好。

type02

實際上是如何進行風格塑造的呢?
長谷川:和眼鏡設計師一起製作。首先我們整理出各種字體的歷史背景、特徴與文化等,請眼鏡設計師參考這些資料,體現在眼鏡的外形上。字體的外形等反映在鏡框的細部,但作為產品也有其限制,為了取得這方面的平衡,聯絡了好幾次。只是就算只看「HELVETICA」一個字體,每個人感受到的印象都不一樣,做得很辛苦(笑)。

請長谷川先生分享你所感受到的「HELVETICA」、「GARAMOND」印象。
長谷川:「HELVETICA」是非常中性的字體,以穿服為例,就好像是不太能決定要穿什麼時穿上的白T。還有我覺得是要傳達有點嚴肅的事情和理性的事情使用的字體。因為會用在銀行或航空公司之類的公司LOGO嘛。另一方面「GARAMOND」有點大人感,富有智慧的感覺,想傳達什麼的時候使用的印象。 Apple Macintosh的LOGO之類的可能是不錯的例子吧。我選擇字體時,有像決定要穿什麼衣服時一樣,選擇和自己想書寫、想表現的事情相合的字體的性格。所以比起外形的美醜之類的,我更重視那個字體給人什麼樣的印象。例如有點胡鬧的内容用教科書字體來寫不是很有趣嗎?反過來嚴肅的文章寫起來害臊,就故意試試看用舒緩的字體來寫的感覺。

原本就對文字設計有興趣嗎?
長谷川:我並不是特別專注於文字設計,而是作為風格的要素之一而感興趣。比如說世上往「HELVETICA」一面倒時,如果有人故意只用不同字體就會被抨擊的感覺,從這裡看到字體的世界裡也有所謂的趨勢這點是很有趣的。例如2012年的倫敦奧運LOGO發表時遭到慘烈批評,但到了奧運開催前後恰好開始流行起80年代風格和文化,似乎正好符合時代氛圍。那個LOGO發表的當時,許多設計師在網路上PO了自己做的奧運LOGO設計,LOGO和字體是如此引起許多人反應的東西,同時也是如此反映時代性的東西。

長谷川先生也曾在倫敦長期活動,日本和歐美的字體有什麼不同嗎?
長谷川:我有去丹麥的時候,覺得隨處看到的字體和符號好美的記憶,北歐等地方機場的符號也很漂亮。一方面日本文字有種雜亂的印象,但將和文和歐文混在一起使用則相當不利,只有字母系統看起來整齊而洗鍊。海外風格不知為何看起來很帥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來自於字體吧。符號性高的字母系統本身就很具風格,日文的部分卻是文字種類繁多,就舉漢字來說好了,根源是象形文字,設計思想根本完全不同。

日文字體有其獨特的魅力所在嗎?
長谷川:我很喜歡落語,因此看了大量的寄席文字。原為大眾藝能的落語,也有不識字的人們為了獲取新知而前來的這層意義。所以寄席文字也考量到不識字的人們,而形成了以形狀認識的設計。比如說讀寄席文字的人,會將「古今亭」三字排列視作圖形理解,認知到原來今天是這個人要說故事,其中也有不認識「古今亭」三字的人。某種程度像是當作企業和品牌的象徵性的東西認識,我認為這是漢字獨特的趣味所在。

話說回來,長谷川先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戴眼鏡的呢?
長谷川:30歳過後。在那之前一直自以為視力很好,某次突然發現自己其實視力很差(笑) 。像現在這樣戴起圓鏡框是4年前左右的事,在倫敦的古董商店之類的地方看到圓形鏡框的眼鏡,半開玩笑的戴上後沒想到意外的和自己很搭(笑)。比起四方形的鏡框,果然還是圓鏡框能讓表情看起來更溫柔。我現在圓鏡框眼鏡包含太陽眼鏡一共有4個左右,很像這次發表的「GARAMOND」喔。不過這可不是我說要做的喔(笑)。

type03

TYPE Q&A

Q. 你最喜歡的三種字體?
A. Universe, Lisbon, Monaco
Q. 有”誤植購買”的產品嗎?
A. 德系文具
Q. 你是哪一種字體?
A. Chicago
Q. 如果要寫遺書會使用哪種字體?
A. Osaka
Q. 對你而言文字設計是什麼?
A. 文化
Q. 你所選擇的TYPE是?
A. Garamond Reguler Tortoise

 

長谷川 踏太
1972年出生於東京。1997年修畢皇家藝術學院(RCA)碩士課程。之後歷經過Sony股份有限公司風格中心、SonyCSL互動實驗室等工作,2000年任職於本部位在倫敦的創意集團tomato。從互動廣告到落語創作,輸出很多元。2011年起就任Wieden+Kennedy Tokyo的創意總監。

 

圖文轉錄及譯自TYPE官方網站:http://type.g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