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Digest’ Category

強調國家識別的重要性,韓國政府宣佈了新的識別設計

Posted on: March 26th, 2016 by Nicholas Gu No Comments
530148d1-64c2-4c89-918d-867822ae7a18

韓國政府舊識別(左)與新識別(右)

韓國政府於三月十五日公布代表他們的識別設計,這個新的識別設計也將會取代韓國政府各機關原有之識別,這包括51個大小部會,以及700多個泛政府組織等等。原本的政府視覺使用了韓國的國花木槿的形象,這樣的設計手法也常見於台灣的機關識別,但新的視覺撇棄了具體的形象,改用抽象的型態去表達韓國政府的形象。

0329df8971d77d0278fa074a5bdf7cf4

新的視覺主要配色沿用了韓國國旗的主要配色:藍、紅、白,形態上為太極的紋樣的變形,官方的聲明稿指出此造型「表達了韓國的動態感以及熱情」。

9265636863fb253bc8998167225c0698

官方特別指出,過往各機關視覺系統並不連貫,設計缺乏一致性,也會使民眾的識別困難,此項改變也可以在組織調整時省下不少重新設計的費用。

韓國網友的討論,對於新識別設計大多表達認同,尤其對於它帶來的效益更是大加讚賞,但是也有「各部會之間的差別性就消失」的擔憂。

漫畫家的語言樹

Posted on: January 25th, 2015 by Nicholas Gu No Comments

這幅文字樹的作者是網路漫畫家Minna Sundberg之手,圖中在解釋印歐語系(註1)和烏拉語系(註2)的豐富且複雜的關係。因為Sundberg的漫畫Stand Still. Stay Silent正在連載中,作者希望藉由這個機會去解釋這些講不同語言的腳色,為何仍能夠彼此溝通。

3628f5a3-9110-4c01-bcfc-9b4ca9c00bd5-2060x1340

這張圖可以看到瑞典、丹麥、挪威和冰島彼此的關聯性,還有和芬蘭語言的差異性。 這些從語言發展的脈絡都更加清晰。

02

就儘管北歐幾個國家地域相鄰,但其實唯獨芬蘭語是烏拉語系的分支,也因此和其他北歐國家語言差距甚大。

03

而歐洲的部分,主要分成了斯拉夫語系(俄羅斯文為主)、羅曼語系(拉丁文為主)還有日耳曼語系(英文和德文)。

04

樹葉的大小也代表了該語言使用的人數,這邊大概也能夠理解英文和德文使用人數的差異。

 

其實也會意外發現國外漫畫家在經營網路社群方式相當有意思,不妨趁這個機會看看Stand Still. Stay Silent這部精緻的作品吧。

註一: 印歐語系(Indo-European),泛指在十六世紀之前的歐洲、南亞、中亞和西南亞等地區的所使用的語言,但隨著歷史的發展,該語系在全世界也廣泛地被使用著。它的語系和漢語系都算是最高階語系分類。

註二: 烏拉語系(Uralic languages),也是一種語言分類,該語系之語言主要使用於芬蘭、愛沙尼亞、匈牙利和部分的俄國。

 

文章參考英國衛報內容:
http://www.theguardian.com/education/gallery/2015/jan/23/a-language-family-tree-in-pictures

讀摘: Objectified 物件化時代

Posted on: January 19th, 2015 by Nicholas Gu No Comments

也許《物件化時代》不算是近期的紀錄片,但卻很忠實地記錄了工業設計的時代狀況和各種糾結。

在圈內能想到的意見領袖大概都被找出來了,從戰後的百靈教主Dieter Rams;無印良品的深澤直人;在Moma把設計當一回事的Paola antonelli;去年剛出傳記的蘋果設計師Jony Ive等等。藉由這個影片,原本的設計成果開始有了些故事,每一個人都代表著一座思想的巨塔。 設計者在九零年代中期也許像Eames一樣,能把材質找到最佳的呈現方式就夠了,但是到了後來,產品設計有了越來越大的影響力,到底產品是為人所產生,還是產品自己也是個主體。 當設計師離產品越來越遠,我們幾乎可以跨地生產的情況下完成一個東西,然而這些生產的東西卻產生了更多的問題,設計師有真的在改善生活嗎? 還是只是製造更多的問題,無論是丟棄、浪費、消費等等的議題似乎是沒辦法輕易解決的事情。這些都是設計的時代性的討論,貫穿的主軸不斷延續。

設計的未來的樣貌也是紀錄片的亮點,設計是否能夠激發人們思考? 設計是否能讓人參與? 設計是否能讓人自己決定? 也許在自造的代來臨的此刻開始有些驗證。

01 henryford

05 chris bangle

04 paola

03 nato

02 Dieter rams

關於「小確幸」,

Posted on: October 7th, 2013 by Stella Wang No Comments

嘿,別急著轉開,假如你和我(還有作者)一樣,對小確幸這三個字有些過敏。

推薦文章→【Wondero】「小確幸」到底在小確幸什麼?

關於作者所查到「小確幸」的來龍去脈,首先引用其中一點:

2.小確幸如何運作?

「生活の中に個人的な「小確幸」(小さいけれども、確かな幸福)を見出すためには、多かれ少なかれ自己規制みたいなものが必要とされる」

《每日五分鐘日語》也翻譯了這村上春樹一行話:「想要在日常生活當中找到自己的小確幸,多少需要點個人規範。」

「馬克思主義的失落後,面對的卻是物質至上主義的世界,以消費力成為衡量人的眼光,此時不禁去想:身為一個人,單純的活著得到的幸福,為什麼不能算是幸福?在追求馬克思主義卻失落的那一代,很多人想著這個問題,在資本主義大獲全勝的時代,還是沒有想出解答,而除了革命之外的選擇,難道只剩下用「消費力」當作人生的指標?除了教條主義式的鬥爭,或是物質至上的消費主義,難道作為一個人,只能盲目跟隨集體的價值觀,無法獨自活出別的『幸福的空間』?」

文中敘述「小確幸」所處的社會樣貌:當傳統帝國主義動搖,社會運動與資本主義浪潮興起,叛逆、解放、種種集群意識底下,卻逐漸無法容納個體單純的價值觀。小確幸所批判的便是這樣的主流意識。作者提及安部工房的「砂丘之女」,表示其在東歐國家十分暢銷,

「因為在馬克思主義盛行之處,常容不下這些單純的希望。」

如今,這個詞彙往往被過於淺化了。部分廣告標語打著小確幸之名,傳達的觀念卻容易讓人忽略這些廣播的意識之於個人應有的獨特性。資本主義發展、以及當今許多均值化的社會演進模式,是不是讓我們不經意忘了屬於個人的自由與聲音呢?

許多人都有自己定義的小確幸,我想文章不是唯一的答案,那一部分是屬於上個世代的。我們需要的是放大自己思考的闊度,如同選擇與塑造自己的信仰:所有的詮釋可以是多元而互相著想與包容的。

「要是少了這種小確幸,人生只不過是乾巴巴的沙漠而已。」-村上春樹《尋找漩渦貓的方法》

關於汽車設計(一)

Posted on: September 20th, 2013 by Giovanni Huang 1 Comment

1375696_573921675990638_2112344002_n想走汽車設計這條路從來就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而就我自己來說,我是從一個死忠的車迷開始做起的,老實說若是要我追溯至我喜歡汽車的第一天或原因我真的辦不到,只能說很多男生小時候都是喜歡汽車的,而我小時候當然也不例外,只是就真的一直喜歡下去了,將近二十年來都沒變過。

而畫汽車也是畫了十幾年,從小時候的隨手亂畫,到國小開始畫有立體感有斜角度的車,到國中開始加入透視角的概念,再到現在真正理解到畫一輛比例正常的車子所必須遵守的幾個原則,而由畫汽車到設計汽車的真正的差別就只在於一個是單純在畫造型及觀察造型,而另一個則是再加入做設計這件事。

想畫車當然要先會觀察車、會認車,以我而言一切都是很順其自然的,小時後透過觀察路上汽車造型的不同並與廠牌等做配對久了便會辨識台灣路上當代(九零年代至兩千年初期)的車款了,若是廠徽被擋住或移除還是可以辨識車廠及車型,年紀稍長時見識便多了,會認的車型也快速的翻倍跳,這時大部分有在歐美賣的量產車也都可以明確的辨識出廠牌及車名了。

以我的觀點來說真的值得走這條路並且想走好的人絕對必須是個車迷,甚至必須會認車,當然也不是沒有例外,產品設計師來做汽車設計混的不錯的也是大有人在,但是這些人有設計產品的底子,因為簡單而言,汽車也是一種產品。

總而言之,汽車設計這條路真的不是人人都能走的,而若是在台灣,更是一條崎嶇難行的路,不只很難找到專業的訓練課程,未來國內的工作機會更是屈指可數,因此若是有任何出國在相關領域遊留學的機會真的必須好好的把握住,而國際性的汽車設計競賽更是嶄露頭角及磨練自己的好機會。

About

「設計思」是一個設計社群,致力於設計交流,希望可以藉由思辨以及創作中,找到「個人的設計觀點」。藉由網路和實體的活動,去創造一個討論設計、創作的一個群體。 假如你喜歡做設計,也喜歡想一些事情,歡迎來看看我們。

Contact

設計思/設計社群
DesignAct/Design Community
hello@designact.tw 0953775691(Nicholas)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