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創業者訪談’ Category

孩子就是自己的設計師:Design For Change

Posted on: March 19th, 2015 by Nicholas Gu No Comments

問:哈囉,對於募資平台,在使用上有甚麼能和大家分享的嗎?困境也可以和大家分享喔!

答:我覺得募資平台是一個將金錢的使用妥善地分享和思量的機會呢。

它是一個讓你的想法得到更多討論還有曝光的平台,與其說是真的拿到錢,不如說是拿到更多的insight和feedback,或是曝光度。

過去我們拿的是教育部的資源,讓我們有政府的背書,但是相對也有許多使用項目上的限制。但FlyingV這樣的平台會督促我們把故事講清楚,因為當你說清楚的時候,錢和各種資源自然會跟著來,這也真的跟創業的概念很相符。同時,透過這個平台,你可以更快地讓更多人知道,問題點在哪裡,現在發展出來的解決辦法有哪些,我現在已經做到什麼,如果我拿到更多資源,我會做什麼。

IMGP3795S

問:原來是這樣。那在經歷過這些經驗後,未來在執行上會有甚麼改進的地方嗎?

答: 一開始真的就是為了募款,然後去訓練說故事的能力還有說服力。

如果未來繼續使用募資平台的話,比起去思考該回饋些甚麼贈品,未來會更focus在使用者:去評估對象是誰,然後再真正決定是否募資。其實我們和其他人最大的不同應該是我們的對象是小孩子。而小孩子不一定有能力付款。(笑)

問:哈哈哈,真的是很有趣的體驗。那在執行中是如何邀請、影響他人實踐?

答:我覺得DFC這四個步驟,很重要的是去實踐,不管你今天想到哪裡,就去做。還有就是,回過頭來,學會肯定自己。

有些老師、家長,或是輔導員會說,我們問題沒有被解決,是不是就證明著「我不行」?我們想要的就是和孩子們一起練習-如何從這個行動過程當中,發現自己一點一點的進步,這都是「我可以」的力量堆疊。

所以與其說我們想要培育孩子成為Designer,我們更希望孩子變成Design Thinker。

他能夠去思考,怎樣用類似設計的專案流程-去解決一個問題,而不只是直接去做一件事。每一個生活上的問題,都可以看成一個專案,從中去瞭解專案的使用者需求,盡量發展Prototype,透過分享Prototype的流程,去發現有哪些很好,有什麼是可以再改進的。

DSC00965S

 

相關連結:
讓更多孩子相信「Yes! I Can!」 on flyingV

設計師的社會參與:5% Design Action

Posted on: March 19th, 2015 by Nicholas Gu No Comments

問:和大家談談5%成立的源起吧!

其實5%成立的過程裡最重要的動機是從我想要解決我老婆的一個問題的開始。她是公衛的護士問題,只是她沒辦法在重重的問題與限制條件底下,去找可以比較好解決他們現在遇到問題的方法。那天晚上,我將這則訊息放到網路上,說我想做這件事情,它就這麼成了。

問:那在初期的時候怎麼去找到這些參與者?

在完全沒有資源的情況底下怎麼樣去找這些優秀的設計師來一起參與,老實說我沒有答案。我唯一的答案是我就去做,當你的方向、你的信念還有價值觀都正確的時候,自然而然就會有非常多的人願意來幫助你。當然,一個好的心態、一個積極、有建設性的心態是做這件事情最first step應該要有的部份。當你擁有這些時,自然而然就會有非常棒的人來幫助你做這件事情。

SONY DSC

問:以第一次活動來說,在做對外接洽活動時的狀況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嗎?

其實在過程當中,蠻困難的一點是:很多不同於設計的其他專業單位跟組織,他們並不是很了解設計可以幫助他們什麼。不過可能是我們真的滿鍥而不捨,也反映我們過去在業界在對不同產業的人去解釋設計可以帶給他們不同的價值跟改變的經驗,讓我們在這件事可以快速去翻譯,到底設計的語彙跟它的價值怎麼樣讓這些人-像我們第一場的活動是醫界的人士、公衛界的人士、醫院的主治醫生也好、護士也好、公衛的衛教師也好,甚至是NGO長期在推動這件事情的社工人員也好,知道原來我們設計師可以做這些事情,原來我們設計師透過設計的視覺化,可以幫助他們看到一些無形的問題,甚至是透過設計具體化的力量,能夠把大家的一些insight集思廣益,甚至轉化為真正的產品與服務。所以我覺得在過程當中,你怎麼去展現你對這些事情的執著、熱情跟自信,加上當很多單位都可以理解彼此的價值的時候,這個事情就可以成。

IMG_5700S

問:你們如何擴散紀錄片的效果呢?

我們去年12月在台北辦了一個蠻成功的首映會,從行政院、教育部,到各機關的教育單位跟NGO組織,甚至是設計師,都齊聚一堂。台北畢竟是一個資訊擴散的很核心的一個點。我希望他的第一步是擴及到全台灣,第二部應該跨到台灣的其他地方。

所以對我們來講,我們希望複製一些好的情境,讓大家感受這些知識能夠帶來的改變是什麼。以紀錄片來說,我們希望在每個地方都可以開首映會,但是首映會不一定要有我們在場。我們把首映最好品質的影片、過程當中可以討論議題的題綱、在這個議題前面所研究的資料,全部免費提供給你。我們把設計師在經過這一輪整個共創的過程中,提出什麼樣的solution給有興趣的組織。再加上討論會的空間跟活動。 這對我們來講就是最好的擴散。因為他有軟性的知識,有實體的互動,然後大家回去再繼續做擴散,這就是現階段我們一直在反覆操作的策略。

我們只是想跟很多團隊證明,一個好的知識真的非常重要。因為現在的資訊擴散的再快,大家知識的level很多時候只會停留在非常淺層的部分。我認為重點不只是有效的擴散而已,而是要有很棒的insight跟knowledge,再加上有效的擴散,這就會是一個很好的combination。

IMG_4678

問:你們怎麼看待執行計劃中,設計師跟團隊的關係的連結呢?

以去年第四季的案子來講,我們花了蠻多的時間把所有的專業NGO裡面的領導人與專業社工人員混合,跟設計師一起共同編組。不像過去以專家的身份出席給予建議,而是從專案的phase 0開始就把自己當成設計師,跟著讓所有跨領域的專業人員一起進入這個議題,以及整個design的process,對他們來講就是一個跨領域的專業團隊要來一起來解決這個問題。我們認為這樣的效果非常的好,因為我們也讓傳統的非營利組織發現,怎麼樣用設計來幫助他們日常的工作,怎麼用設計的思維來定義一個好的問題 ,甚至以設計的視覺化方式來幫助他們作跨領域的會議。因此從設計行動帶動在這個議題裡面的組織去做變革,是我們現在推動的主軸。

所以設計對我來講一直是一個階段性的產出,實際上背後的真正目的是希望把設計的思考導到更多的領域跟組織裡面,因為我始終認為,設計要推動社會去做改變,光靠設計師完全是不夠的,要有更多不同領域的人去認同這件事情,他們不只認同也要學會怎麼做。我們就是希望能夠就現有的資源跟現實的問題中,帶著設計師跟不同領域的關鍵人士一起來做設計,不僅落實設計的成果,也能夠把設計的思維帶回他們的工作裡面。這就是我們過去所沒有講的背後的目的。

SONY DSC

問:和設計思的朋友談談你們心中的募資行動是怎麼一回事吧!

大概可以分幾個部分做分享,第一個部分就是這個團隊要有非常強大的執行力,去落實他所承諾的能力跟原本的理想。舉我們看到在募資平台上成功的案例來講。他們一定是有很好的點子加上有很多人願意支持他,再加上整個成了之後他能夠真正的落實。我們現在看到國外很多平台裡面他遇到的問題是,他募資成功,但是做不出來。或者是他今天在做完這件事情之後,他沒辦法真正能夠去實現他在網路上所承諾他的募資支持者們所希望他去實踐的目標。

以我們來講,當然我們在募資平台上面的嘗試次數算少,不過老實說,第一個,我們不是欠資源,我們只是把募資平台第一當作資訊擴散的平台。對我們來講重點不在募資,我是想解決問題。所以怎麼樣找到對的資源,對我來講才是重點。資金只不過是所有我們在解決問題的一個關鍵因子之一。第二,是我們還在嘗試以台灣的市場氛圍來看,到底他們能夠成就的價值到底在哪幾個面向。

我覺得好的idea基本上資金跟資源跟人才會自動靠攏,其實不用太多的宣傳,我覺得在這個部分他也許會是個時代的議題,可能會持續有募資平台的出現,也有可能會消失不見,也有可能他必須要轉型,但是無論如何,他都必須要找到真正從idea到innovation到market的這部分關鍵的扮演角色。

相關連結:
放學後: 兒少教育創新紀錄片首映暨擴散計畫 on flyingV

台灣都市想像-器研所

Posted on: March 10th, 2015 by Nicholas Gu No Comments

問:和大家談談器研所吧!當初怎麼會想創業呢?

張:我們在08年創立公司(器研所)。 之前曾經在大公司的內部設計團隊待過,也到設計公司待過,那時候就發現這兩個形式好像都不能滿足我們想要做的事情。加上我們很確定還想繼續做設計,就只剩一條路,就是自己創業。創立器研所,但我們卻不只想要單純做設計服務,我們也想要幫自己做設計、開發自己的品牌,讓我們有一個管道可以傳達自己想表述的概念。 一開始就是以這樣的概念在做。開公司的前幾年經歷了很多試驗的過程,因為沒有開過公司,尤其是設計師受過的訓練跟開公司好像沒有太大的關聯(笑),所以我們那時候花了很多的心力在學習怎麼樣營運一個營利單位,慢慢的等公司的事情才漸漸上軌道,才開始做些我們原本想要做的事情。

問:剛有提到說在前面的兩年都是在摸索。如何經營一家營利事業,因為設計師的確在訓練上或是在學校的訓練上,在inhouse的工作上比較難碰到這一塊,可以稍微簡述一下這部分你感受到最大的差別在哪一邊嗎?

張:其實在開公司之前我們就是設計師,我們要管好的事情就是把設計做到好,掌握設計的品質,有沒有達成到目標。 可是當在營運一間公司的時候,設計變成我們公司提供的服務其中之一。 公司最終的目的是獲利。以獲利為前提來看,經營有非常多的層面。怎將讓設計變成一個獲利的項目,而不在單純的只是要把設計做到最好,這時候就會出現左右腦在互相排斥的狀況。以設計師的角度我們應該盡我們所有的可能把這個設計做到盡可能的好,但以經營者的角度你花越多的時間花越多的精神花越多的人力對公司的獲利就是耗損。如何從兩邊要抓到平衡點是先從書籍中看到這些概念,然後再透過實際執行去拿捏之間的分寸,慢慢地調整。

這對我們來講是非常好的,因為以前的我們就被鎖在設計這一塊,整體掌握度的十分不足。一個產品要真的可以上到市面上,設計只是其中的一環,自己經營公司之後才開始發現,原來全部的環節面面俱到之後產品才算真的完整。我們發現很多的設計師、喜歡設計的朋友或是設計系學生很愛的產品,可是市面的反應是非常糟的。儘管他設計性可能非常強但一旦其他的面向被忽略掉對現在的我們來講這就不算是一個完整的商品。

出來創業後漸漸可以看到這一點,這也對於我們跟客戶溝通幫助很大。因為客戶其實要的是有市場價值的商品,而非純粹要得一個設計獎。

IMG_4223S3

問:那為什麼會選擇flyingv 這個平台呢?

孫:當初最重要的考量因素是曝光的管道,因為新公司相對資源較缺乏。對我們來說,網路就是最好的資源,因為他影響力很大同時花費也不算太高。不過我們也想了很久要用什麼方式將我們想要表達的訊息,傳達給我們的使用者,同時也讓他們知道我們最近在幹麻。後來在一連串的因緣際會下認識了flyingv的小光和tim,再和他們聊了幾次天之後,他們覺得這樣的故事很適合放在募資平台,透過基本的短片告訴大家:為什麼要做這件事情?要怎麼做? 一開始的目的就是有這樣的管道可以讓我們好好的說故事。在這個很單純的出發動機下,我們設定了兩個月20台車的限額,賣超過20台這個案子就喊停。沒想到九天就賣完了,讓我們有點訝異,因為腳踏車這東西以我們自己的購買經驗來說一定要看到實車,要去試騎過才會知道這車到底適不適合我。 那時候的想法是找尋適合都市生活的腳踏車,這在市場上是找不到的,所以才讓我們想來挑戰這件事情。結果意外的引起很多共鳴,贊助朋友買車之餘還會跟我們討論,因為他們也是找了很久就是找不到。潛在的客戶開始表達他們的意見這對我們來講是非常的振奮的,因為在東西產出前就能開始跟市場對話。這是網路的能力。

加上flyingv有很多媒體的關係,讓原本我們想要達到曝光的效果更加放大。因為設計公司服務的對象大多是企業不是一般人,所以媒體相對很少去報導這些事情,因為大眾沒興趣。但在flyingv曝光之後,透過flyingv的力量推了器研所很大一把,我們開始被大眾接受、被媒體關注,甚至進而直接面對消費者。

器研所GEARLAB_espresso白色低跨_1

問:假如現在稱為大募資時代並不為過,因為到處都是募資平台,或是關於設計產品的募資案越來越多,怎麼看待現在這樣的狀況呢?

孫:我認為在募資這件事情上,目前就我觀察這是個熱潮。但我會說他並沒有解決問題,原因就是大家對於募資這個概念開始偏差了。

原本我們要生產一個產品,要投入很大一筆資金,要製造第一批產品佈到市場上去,然後才會知道市場的反應怎麼樣,這是一個很大的投資。但現在募資的出現大家只需要募到第一步的資金就夠了。第一步指的是募資平台告訴你你的最低標是多少,而最低標通常是代表模具費用或是你認為合理的第一期的利潤。舉例來說就是我第一期只要兩百件產品我就可以上市了,所以大家只要幫我分攤這兩百件產品的模具費用,200件攤完了這產品就成功的被帶到市場上去。後續還有建立自己的銷售管道等,那也是開發者之後要思考的事。

但現在大家一直在追求史上最高價。當然,一開始賣得這麼多,確實是一個很令人振奮的事情,可是很少有人想過接下來怎麼辦這個概念。舉例來說,這產品我募到了一億,一億代表著5000台車的量。我必須要在半年內把5000台車交完,除了這代表著一個非常龐大的生產資源投入外,同時大家有沒有想過如果這半年你要去建立或是拉來這麼大的一個龐大的資源,之後怎麼辦?

如果這變成一個病態的風潮的話,會把市場搞壞。募資平台的用意是在初期幫你的產品推一把,上市之後細水長流的建立經營才是重點,初期爆量會造成很多問題。

張:所以其實募資平台是要很小心使用的。設計師畢竟不是生意人,你沒有商業概念並不會因為募資平台你就變得有概念,你必須要先建立這些商業的概念,再回到募資平台。這樣他就是一個很棒的管道讓你可以降低你接觸市場的門檻。

相關連結:
New Urban Bike on flyingV

從設計改變國小教育: 教科書美學計畫

Posted on: March 4th, 2015 by Nicholas Gu No Comments

我們在募資平台上知道您在做台灣美感教育的募資行動,
想請問慕天對台灣的美感教育有什麼看法呢?

台灣的教育被切割得太零碎了,讓很多人覺得我今天是念理工的,美就不重要。我覺得這件事情非常嚴重,我們確實有很多很厲害的設計師,可是往往因為業主不採納、消費者不買單、政府部門不懂,導致台灣有很多東西是做不起來的。

我曾經參與YEF計畫,當時YEF送我們去丹麥、英國跟倫敦,剛好題目是設計產業,然而就算是歐洲的科技產業、醫療產業,都在談設計。所以你會發現那邊的企業非常重視前端,設計思維也融入生活之中,你不覺得他們很刻意、很專業,那是人人都會的東西。

參與這項計畫的另外幾個夥伴,當時他們都在歐洲當交換學生,有的人去荷蘭,有的人去瑞典,而我去丹麥參訪。我們好奇歐洲人怎麼這麼厲害,連穿衣服都這麼有品味,是不是經過特別的教育?他們回答沒有,因為他們就生活在這樣的環境裡。我們都太講求速成了,以為來上個幾堂課你就會了;但事實上,上課一小時的效果,都比不上在這樣的環境待上一年,我們才發現,讓一個孩子耳濡目染才是最好的學習方式,所以我認為台灣美感教育也應該像這樣子,更普及、更全民化。

歐洲因為當地環境,對創造力與美感的啟發是非常旺盛的,
那麼台灣美感教育不足的地方在哪裡?

我覺得可能真的跟我們發展歷史有關,台灣的歷史這麼短,一開始追求的一定是科技,接著慢慢地才是人文、藝術、生活,所以我覺得只是目前在這方面投入得還不夠多。比如現在我們是其中一個做教科書改善的團隊,讓教科書變更好,另外還有「都市酵母」,他們讓環境與空間變更好。我覺得必須要長期在各方面累積,才可以達到像歐洲環境教育那樣的程度。

您的團隊在什麼樣的機緣下,想到使用教科書作為切入點呢?

我們想了很多我們覺得可以更好的地方,不論是建築、廣告……,但後來發現都是些自己沒有太大能力去改變的事情。

也許是理工背景的緣故,讓我們變得比較理性一點,我們計算孩子一天花了多少時間在哪些事情上。孩子在十八歲以前幾乎都在念書,白天在學校念書,下課後在補習班念書,一天到晚都在看書、看書、看書……,我們就想說教科書或許是很棒的媒介,因為你沒有時間去美術館,那我們至少先讓書本變好看。

那除了小孩,有其他題目的選擇嗎?

需要被解決的問題有很多。舉例來說,台灣或許需要一個沒有科系的學位。台灣的小孩在上大學期的18年都沒有碰過任何科系的東西,他也沒有時間去發現自己的興趣,所以你上了大學就還是一樣懵懂。或許我們可以創造沒有科系的學位,讓某些學生可以自由發揮創造不一樣的道路。

怎麼會想到要用Flying V?募資平台對計劃的幫助是?

因為Flying V是校友開的,自己又曾經在那裡實習過,是個友善也比較熟悉的平台。
募資平台的幫助非常大。第一個就是錢,我們那時候還想,反正沒募到錢就自己出嘛,很感謝後來成功募到資金。第二個是曝光,曝光讓我們獲得更多資源,很多人除了捐錢,還願意提供後續幫忙;有些記者透過募資網站找到我們,報導讓更多人知道我們的理念,獲得更多人支持,後續的影響力更大。

執行計畫時有什麼窒礙或困難嗎?

每個階段都有每個階段的難題,因為這是一個很幻想的計畫,一開始沒什麼人會理你,沒有人會相信你,所以第一個困難就是誰要理我、誰要相信我?就算透過關係找到設計師,設計師也不理你,覺得你好像只是說說。

後來透過輾轉介紹找到一個班級願意嘗試合作,之後,我們再去找設計師,「你看有一個學校要合作喔,這是一個Project。」但是後面又有更多問題,錢在哪裡?要怎麼印?出版社的要求是什麼?我們要怎麼跟他們合作?……

有沒有一個環節讓您差一點有想要放棄的念頭?

好像沒有欸,因為從頭到尾就很熱血啊。

其實我們心裡都知道有失敗的可能,但就當作沒這回事,做到哪一天真的做不下去再說。之前我們遇上沒有錢的日子時就找贊助,這樣一步一腳印走著。目前還沒有遇到真的要放棄的時候,搞不好之後吧,應該不會啦(笑),應該會堅持下去。

event2

合作過程中是怎麼跟參與的設計師溝通聯繫的呢?

由於我本身不是專業背景,也沒有付錢給設計師們,所以真的很不容易去領導團隊統合他們的意見。整個計畫執行下來最大的體悟,就是要找到一個真正懂設計的人,來統籌整件事情,而不是我,因為在現實狀況下我沒辦法真的很好的與他們溝通。

請問教科書改造計畫之後的方向是什麼?

最初我們以為要推動這項計畫,只要說服出版社就夠了。後來發現出版社都很有意願,也很有心,卻在教科書審核的過程中遇到困難。因為負責審核的老師都是該科目專業,而非設計藝術背景,對排版跟美感的想像比較侷限。所以可能我們下一步是要努力去說服教育部,畢竟去年是美感元年,應該把美感考慮到教育部所有的課程規劃和教材之中。

過去有個很奇怪的現象,美術老師在台上說講的口沫橫飛,說美感很重要。但一走出美術教室,其他老師卻跟你說美完全不重要。一個體系之下每個領域被切割得很開,到底什麼重要什麼不重要?

最後就是期待能找更多設計師加入,大湖國小實驗的結果是學生用完已經很開心,當做寶貝珍藏,他們一直在喊:我要數學我要社會。孩子們是希望有更多變化的,所以我們的下一步,就是找更多設計師和插畫家去實驗,並向教育部證明這是重要的。

interview1

問:除了聯絡方面外,教科書第二版有預計想要改進的地方嗎?

答:無論教育或美感,學習變好玩才能刺激孩子想學的慾望。如果你畫的東西剛好小朋友喜歡,他們就會想學習。
不同年齡層中喜歡的類型,所以希望第二版朝能針對多元風格去做差異,刺激不同孩子的想像。現在風格稍微偏單調。

美感並沒有美醜的定義或好壞,但我們可以給他們更多東西,就像一間美術館不會只有一種展覽一樣。同時在孩子的發展過程中不管是圖像、色彩、文字,應該要有很多論述跟實驗基礎在背後去支持。我們現在也開始研究這些東西,後續會慢慢加進去的。

問:這次的專案執行下來最讓你感動的點可以和大家分享一下嗎?

答:當你發現小孩子其實看得出美醜真的很棒!我們以前真的不曉得小孩子知不知道。但他們看得出留白,色調,儘管他們沒辦法表達配色,但他們講得出哪裡好哪裡不好。

其實孩子們都懂,這是件值得讓人欣慰的事(笑)。

相關連結:
美感教科書計劃 on flyingV

About

「設計思」是一個設計社群,致力於設計交流,希望可以藉由思辨以及創作中,找到「個人的設計觀點」。藉由網路和實體的活動,去創造一個討論設計、創作的一個群體。 假如你喜歡做設計,也喜歡想一些事情,歡迎來看看我們。

Contact

設計思/設計社群
DesignAct/Design Community
hello@designact.tw 0953775691(Nicholas)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