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代設計展一直是設計圈的年經文,但要改變這件事情絕對不只是政府和學校的事情,學生一定也要有充分的自覺才行。 現在是應屆設計畢業生開始構思的畢業設計,希望透過策展的角度,去思考怎麼從策展端把畢業設計做得更好。 策展是什麼東西? 一般討論新一代往往忽略了策展的意義,從太多支微末節討論事情往往很難有結論,也因此必須先理解策展的意義為何。我們大概可以把展覽分成主要兩種形式: 內容展 展覽目標為宣傳某種特別的價值與意念,形式上可以是作品邀展、系列論壇或者表演等。此類別展覽特別重視展覽論述,以彰顯展覽的價值與獨特性。 商務展 展覽目標為促成交易,一般常見的傢具展、電腦展、旅展、學展屬於此類,此展覽重視聚集效應,並且有很強烈的商業性,觀眾很清楚目的為何,參展者也有清楚的銷售目標。 首先會發現展覽這件事無論是內容還是商務展,都有很清楚的功能,但我們會發現畢業設計展既沒清楚的主軸,也沒有銷售目標(啊,專刊可不算啊。),可以說是一個模糊存在,做過行銷的朋友都知道,只要產品模糊,災難就即將降臨了! 那把眾多畢業設計展湊在一起的新一代呢?從剛剛的分類來看,它比較像是一個商展,畢竟從台北世貿中心的展覽總表來看,世貿這個場地也只有各產業的大型活動會舉辦呢,只是到底新一代會是媒合學生和產業的商展呢,還是一個介紹大學給高中生的學展呢,雖然近幾年台創以及洞察新一代努力推動前者的效果,但總體來說還是後者的成績比較顯著些。 畢業設計展的策展困境 大家都希望自己的作品可以被看到,但是否有正確地曝光也是很重要的事,要怎麼修改新一代各家都有自己的看法,但對於應屆畢業生來說應該怎麼做比較好呢? 首先藉由以上的分析,畢業設計展處於曖昧不明的狀況是個顯而易見的事實,通常大家會從「要不要參加新一代」去討論這件事情,只是這樣的討論往往是條死路,我認為問題不只在於大家對於畢業展覽的想像不同,而是大家用畢業設計展的架構去思考這件事,也因此只要再考慮成本和效果後,也就只有參加新一代的結論。 但我們這時候必須問,為什麼要辦畢業設計展呢? 一般會認為是因為希望藉由集體的力量,讓作品能夠更有效的曝光,只是我們發現現行的策展有重大缺失,首先大多畢業展的題目論述薄弱,基本上把各校展覽名稱對調都不會感到違和,再來以學校為展覽單位,來的大多是高中生,那我想也不用太意外。 無法達到彰顯展覽獨特性,不夠清楚的定位,其實反映了畢業設計展要辦好的兩大障礙: 大家不易花太多心力在策展上。 每個人做自己的題目,難以找到主軸。   將展覽回歸設計 大家想想上次去看展覽是什麼呢? 是因為什麼去看的? 不外乎因為創作者吸引人、主題讓人感興趣,也因此無論有沒有要參加新一代,把畢業展策好肯定是很有助益的事情。 那我們首先要做的,就是讓展覽回歸設計題目上,而不是空泛的理想。 以創作展的常見做法來說,由策展人擬定題目的論述,並且要求參展者某程度地遵循這個規則,如此對於創作者可以增加題目的深度與專注度,也能夠吸引真正對於題目有興趣的人觀看這場展覽。 在實務上,將班上分成好幾個獨立展覽,每個展覽共享相同的議題,當然解決手段、方式可以不同,如此作法雖然策展的複雜度肯定大增,但唯有如此,才有辦法把展覽主軸比較明確簡單的理出來。 當展覽比較單純下,要做展覽就不再這麼困難了,以往想要獨立策展最難處理的場地也迎刃而解。   相對於藝術訓練對於思辨與論述的要求,設計在這部分的訓練相對薄弱,也因此作為大學的最後一場展覽,這也是一個很好的訓練機會,因為對於作品的傳達與行銷,這絕對是設計師一輩子的功課,藉由畢業展務實地理解這些事,絕對是對於一年努力最好的交代。

June 29, 2016 by Nicholas Gu

韓國政府於三月十五日公布代表他們的識別設計,這個新的識別設計也將會取代韓國政府各機關原有之識別,這包括51個大小部會,以及700多個泛政府組織等等。原本的政府視覺使用了韓國的國花木槿的形象,這樣的設計手法也常見於台灣的機關識別,但新的視覺撇棄了具體的形象,改用抽象的型態去表達韓國政府的形象。

March 26, 2016 by Nicholas Gu

問:哈囉,對於募資平台,在使用上有甚麼能和大家分享的嗎?困境也可以和大家分享喔! 答:我覺得募資平台是一個將金錢的使用妥善地分享和思量的機會呢。 它是一個讓你的想法得到更多討論還有曝光的平台,與其說是真的拿到錢,不如說是拿到更多的insight和feedback,或是曝光度。 過去我們拿的是教育部的資源,讓我們有政府的背書,但是相對也有許多使用項目上的限制。但FlyingV這樣的平台會督促我們把故事講清楚,因為當你說清楚的時候,錢和各種資源自然會跟著來,這也真的跟創業的概念很相符。同時,透過這個平台,你可以更快地讓更多人知道,問題點在哪裡,現在發展出來的解決辦法有哪些,我現在已經做到什麼,如果我拿到更多資源,我會做什麼。 問:原來是這樣。那在經歷過這些經驗後,未來在執行上會有甚麼改進的地方嗎? 答: 一開始真的就是為了募款,然後去訓練說故事的能力還有說服力。 如果未來繼續使用募資平台的話,比起去思考該回饋些甚麼贈品,未來會更focus在使用者:去評估對象是誰,然後再真正決定是否募資。其實我們和其他人最大的不同應該是我們的對象是小孩子。而小孩子不一定有能力付款。(笑) 問:哈哈哈,真的是很有趣的體驗。那在執行中是如何邀請、影響他人實踐? 答:我覺得DFC這四個步驟,很重要的是去實踐,不管你今天想到哪裡,就去做。還有就是,回過頭來,學會肯定自己。 有些老師、家長,或是輔導員會說,我們問題沒有被解決,是不是就證明著「我不行」?我們想要的就是和孩子們一起練習-如何從這個行動過程當中,發現自己一點一點的進步,這都是「我可以」的力量堆疊。 所以與其說我們想要培育孩子成為Designer,我們更希望孩子變成Design Thinker。 他能夠去思考,怎樣用類似設計的專案流程-去解決一個問題,而不只是直接去做一件事。每一個生活上的問題,都可以看成一個專案,從中去瞭解專案的使用者需求,盡量發展Prototype,透過分享Prototype的流程,去發現有哪些很好,有什麼是可以再改進的。   相關連結: 讓更多孩子相信「Yes! I Can!」 on flyingV

March 19, 2015 by Nicholas Gu

問:和大家談談5%成立的源起吧! 其實5%成立的過程裡最重要的動機是從我想要解決我老婆的一個問題的開始。她是公衛的護士問題,只是她沒辦法在重重的問題與限制條件底下,去找可以比較好解決他們現在遇到問題的方法。那天晚上,我將這則訊息放到網路上,說我想做這件事情,它就這麼成了。 問:那在初期的時候怎麼去找到這些參與者? 在完全沒有資源的情況底下怎麼樣去找這些優秀的設計師來一起參與,老實說我沒有答案。我唯一的答案是我就去做,當你的方向、你的信念還有價值觀都正確的時候,自然而然就會有非常多的人願意來幫助你。當然,一個好的心態、一個積極、有建設性的心態是做這件事情最first step應該要有的部份。當你擁有這些時,自然而然就會有非常棒的人來幫助你做這件事情。 問:以第一次活動來說,在做對外接洽活動時的狀況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嗎? 其實在過程當中,蠻困難的一點是:很多不同於設計的其他專業單位跟組織,他們並不是很了解設計可以幫助他們什麼。不過可能是我們真的滿鍥而不捨,也反映我們過去在業界在對不同產業的人去解釋設計可以帶給他們不同的價值跟改變的經驗,讓我們在這件事可以快速去翻譯,到底設計的語彙跟它的價值怎麼樣讓這些人-像我們第一場的活動是醫界的人士、公衛界的人士、醫院的主治醫生也好、護士也好、公衛的衛教師也好,甚至是NGO長期在推動這件事情的社工人員也好,知道原來我們設計師可以做這些事情,原來我們設計師透過設計的視覺化,可以幫助他們看到一些無形的問題,甚至是透過設計具體化的力量,能夠把大家的一些insight集思廣益,甚至轉化為真正的產品與服務。所以我覺得在過程當中,你怎麼去展現你對這些事情的執著、熱情跟自信,加上當很多單位都可以理解彼此的價值的時候,這個事情就可以成。 問:你們如何擴散紀錄片的效果呢? 我們去年12月在台北辦了一個蠻成功的首映會,從行政院、教育部,到各機關的教育單位跟NGO組織,甚至是設計師,都齊聚一堂。台北畢竟是一個資訊擴散的很核心的一個點。我希望他的第一步是擴及到全台灣,第二部應該跨到台灣的其他地方。 所以對我們來講,我們希望複製一些好的情境,讓大家感受這些知識能夠帶來的改變是什麼。以紀錄片來說,我們希望在每個地方都可以開首映會,但是首映會不一定要有我們在場。我們把首映最好品質的影片、過程當中可以討論議題的題綱、在這個議題前面所研究的資料,全部免費提供給你。我們把設計師在經過這一輪整個共創的過程中,提出什麼樣的solution給有興趣的組織。再加上討論會的空間跟活動。 這對我們來講就是最好的擴散。因為他有軟性的知識,有實體的互動,然後大家回去再繼續做擴散,這就是現階段我們一直在反覆操作的策略。 我們只是想跟很多團隊證明,一個好的知識真的非常重要。因為現在的資訊擴散的再快,大家知識的level很多時候只會停留在非常淺層的部分。我認為重點不只是有效的擴散而已,而是要有很棒的insight跟knowledge,再加上有效的擴散,這就會是一個很好的combination。 問:你們怎麼看待執行計劃中,設計師跟團隊的關係的連結呢? 以去年第四季的案子來講,我們花了蠻多的時間把所有的專業NGO裡面的領導人與專業社工人員混合,跟設計師一起共同編組。不像過去以專家的身份出席給予建議,而是從專案的phase 0開始就把自己當成設計師,跟著讓所有跨領域的專業人員一起進入這個議題,以及整個design的process,對他們來講就是一個跨領域的專業團隊要來一起來解決這個問題。我們認為這樣的效果非常的好,因為我們也讓傳統的非營利組織發現,怎麼樣用設計來幫助他們日常的工作,怎麼用設計的思維來定義一個好的問題 ,甚至以設計的視覺化方式來幫助他們作跨領域的會議。因此從設計行動帶動在這個議題裡面的組織去做變革,是我們現在推動的主軸。 所以設計對我來講一直是一個階段性的產出,實際上背後的真正目的是希望把設計的思考導到更多的領域跟組織裡面,因為我始終認為,設計要推動社會去做改變,光靠設計師完全是不夠的,要有更多不同領域的人去認同這件事情,他們不只認同也要學會怎麼做。我們就是希望能夠就現有的資源跟現實的問題中,帶著設計師跟不同領域的關鍵人士一起來做設計,不僅落實設計的成果,也能夠把設計的思維帶回他們的工作裡面。這就是我們過去所沒有講的背後的目的。 問:和設計思的朋友談談你們心中的募資行動是怎麼一回事吧! 大概可以分幾個部分做分享,第一個部分就是這個團隊要有非常強大的執行力,去落實他所承諾的能力跟原本的理想。舉我們看到在募資平台上成功的案例來講。他們一定是有很好的點子加上有很多人願意支持他,再加上整個成了之後他能夠真正的落實。我們現在看到國外很多平台裡面他遇到的問題是,他募資成功,但是做不出來。或者是他今天在做完這件事情之後,他沒辦法真正能夠去實現他在網路上所承諾他的募資支持者們所希望他去實踐的目標。 以我們來講,當然我們在募資平台上面的嘗試次數算少,不過老實說,第一個,我們不是欠資源,我們只是把募資平台第一當作資訊擴散的平台。對我們來講重點不在募資,我是想解決問題。所以怎麼樣找到對的資源,對我來講才是重點。資金只不過是所有我們在解決問題的一個關鍵因子之一。第二,是我們還在嘗試以台灣的市場氛圍來看,到底他們能夠成就的價值到底在哪幾個面向。 我覺得好的idea基本上資金跟資源跟人才會自動靠攏,其實不用太多的宣傳,我覺得在這個部分他也許會是個時代的議題,可能會持續有募資平台的出現,也有可能會消失不見,也有可能他必須要轉型,但是無論如何,他都必須要找到真正從idea到innovation到market的這部分關鍵的扮演角色。 相關連結: 放學後: 兒少教育創新紀錄片首映暨擴散計畫 on flyingV

March 19, 2015 by Nicholas Gu

問:和大家談談器研所吧!當初怎麼會想創業呢? 張:我們在08年創立公司(器研所)。 之前曾經在大公司的內部設計團隊待過,也到設計公司待過,那時候就發現這兩個形式好像都不能滿足我們想要做的事情。加上我們很確定還想繼續做設計,就只剩一條路,就是自己創業。創立器研所,但我們卻不只想要單純做設計服務,我們也想要幫自己做設計、開發自己的品牌,讓我們有一個管道可以傳達自己想表述的概念。 一開始就是以這樣的概念在做。開公司的前幾年經歷了很多試驗的過程,因為沒有開過公司,尤其是設計師受過的訓練跟開公司好像沒有太大的關聯(笑),所以我們那時候花了很多的心力在學習怎麼樣營運一個營利單位,慢慢的等公司的事情才漸漸上軌道,才開始做些我們原本想要做的事情。 問:剛有提到說在前面的兩年都是在摸索。如何經營一家營利事業,因為設計師的確在訓練上或是在學校的訓練上,在inhouse的工作上比較難碰到這一塊,可以稍微簡述一下這部分你感受到最大的差別在哪一邊嗎? 張:其實在開公司之前我們就是設計師,我們要管好的事情就是把設計做到好,掌握設計的品質,有沒有達成到目標。 可是當在營運一間公司的時候,設計變成我們公司提供的服務其中之一。 公司最終的目的是獲利。以獲利為前提來看,經營有非常多的層面。怎將讓設計變成一個獲利的項目,而不在單純的只是要把設計做到最好,這時候就會出現左右腦在互相排斥的狀況。以設計師的角度我們應該盡我們所有的可能把這個設計做到盡可能的好,但以經營者的角度你花越多的時間花越多的精神花越多的人力對公司的獲利就是耗損。如何從兩邊要抓到平衡點是先從書籍中看到這些概念,然後再透過實際執行去拿捏之間的分寸,慢慢地調整。 這對我們來講是非常好的,因為以前的我們就被鎖在設計這一塊,整體掌握度的十分不足。一個產品要真的可以上到市面上,設計只是其中的一環,自己經營公司之後才開始發現,原來全部的環節面面俱到之後產品才算真的完整。我們發現很多的設計師、喜歡設計的朋友或是設計系學生很愛的產品,可是市面的反應是非常糟的。儘管他設計性可能非常強但一旦其他的面向被忽略掉對現在的我們來講這就不算是一個完整的商品。 出來創業後漸漸可以看到這一點,這也對於我們跟客戶溝通幫助很大。因為客戶其實要的是有市場價值的商品,而非純粹要得一個設計獎。 問:那為什麼會選擇flyingv 這個平台呢? 孫:當初最重要的考量因素是曝光的管道,因為新公司相對資源較缺乏。對我們來說,網路就是最好的資源,因為他影響力很大同時花費也不算太高。不過我們也想了很久要用什麼方式將我們想要表達的訊息,傳達給我們的使用者,同時也讓他們知道我們最近在幹麻。後來在一連串的因緣際會下認識了flyingv的小光和tim,再和他們聊了幾次天之後,他們覺得這樣的故事很適合放在募資平台,透過基本的短片告訴大家:為什麼要做這件事情?要怎麼做? 一開始的目的就是有這樣的管道可以讓我們好好的說故事。在這個很單純的出發動機下,我們設定了兩個月20台車的限額,賣超過20台這個案子就喊停。沒想到九天就賣完了,讓我們有點訝異,因為腳踏車這東西以我們自己的購買經驗來說一定要看到實車,要去試騎過才會知道這車到底適不適合我。 那時候的想法是找尋適合都市生活的腳踏車,這在市場上是找不到的,所以才讓我們想來挑戰這件事情。結果意外的引起很多共鳴,贊助朋友買車之餘還會跟我們討論,因為他們也是找了很久就是找不到。潛在的客戶開始表達他們的意見這對我們來講是非常的振奮的,因為在東西產出前就能開始跟市場對話。這是網路的能力。 加上flyingv有很多媒體的關係,讓原本我們想要達到曝光的效果更加放大。因為設計公司服務的對象大多是企業不是一般人,所以媒體相對很少去報導這些事情,因為大眾沒興趣。但在flyingv曝光之後,透過flyingv的力量推了器研所很大一把,我們開始被大眾接受、被媒體關注,甚至進而直接面對消費者。 問:假如現在稱為大募資時代並不為過,因為到處都是募資平台,或是關於設計產品的募資案越來越多,怎麼看待現在這樣的狀況呢? 孫:我認為在募資這件事情上,目前就我觀察這是個熱潮。但我會說他並沒有解決問題,原因就是大家對於募資這個概念開始偏差了。 原本我們要生產一個產品,要投入很大一筆資金,要製造第一批產品佈到市場上去,然後才會知道市場的反應怎麼樣,這是一個很大的投資。但現在募資的出現大家只需要募到第一步的資金就夠了。第一步指的是募資平台告訴你你的最低標是多少,而最低標通常是代表模具費用或是你認為合理的第一期的利潤。舉例來說就是我第一期只要兩百件產品我就可以上市了,所以大家只要幫我分攤這兩百件產品的模具費用,200件攤完了這產品就成功的被帶到市場上去。後續還有建立自己的銷售管道等,那也是開發者之後要思考的事。 但現在大家一直在追求史上最高價。當然,一開始賣得這麼多,確實是一個很令人振奮的事情,可是很少有人想過接下來怎麼辦這個概念。舉例來說,這產品我募到了一億,一億代表著5000台車的量。我必須要在半年內把5000台車交完,除了這代表著一個非常龐大的生產資源投入外,同時大家有沒有想過如果這半年你要去建立或是拉來這麼大的一個龐大的資源,之後怎麼辦? 如果這變成一個病態的風潮的話,會把市場搞壞。募資平台的用意是在初期幫你的產品推一把,上市之後細水長流的建立經營才是重點,初期爆量會造成很多問題。 張:所以其實募資平台是要很小心使用的。設計師畢竟不是生意人,你沒有商業概念並不會因為募資平台你就變得有概念,你必須要先建立這些商業的概念,再回到募資平台。這樣他就是一個很棒的管道讓你可以降低你接觸市場的門檻。 相關連結: New Urban Bike on flyingV

March 10, 2015 by Nicholas Gu

由一群8年級生發起的「教科書改造計畫」,與設計師、插畫家們設計出如繪本般的國文課
本,九月首度在新竹市大湖國小實施,希望活潑、又有美感的課本,讓孩子從小就沉浸在美
的環境中。

March 4, 2015 by Nicholas Gu

北歐漫畫家Minna Sundberg嘗試把歐洲一帶的語系關係釐清,畫了張樹狀圖,描述語言之間的脈絡、關聯與差異性。

January 25, 2015 by Nicholas Gu